1. <output id="61661"></output>

  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>>高中生網網友專區 >> 情感世界 >>養育恩 >> 正文
          母親為讓兒子安心讀書隱瞞尿毒癥病情4年
          來源:市場星報 作者: 2011-07-11 10:51:22

            文/圖 記者 張火旺

            感動無處不在。但感動有時也會帶給人揪心的痛。

            在安慶市市府街光泰新村小區的普通家庭,為了讓兒子安心讀書,直至高考結束,患有尿毒癥的母親楊青柳和全家人一起保守患病的秘密整整4年。

            當地媒體將這一充滿無限愛意和希望的“隱病”故事報道后,無不讓安慶市民唏噓不已。昨日,記者走進了故事的女主角楊青柳的家,她興奮地告訴記者:“兒子考上大學了。”

            一句對話牽出“隱病”故事

            6月8日,高考的大幕剛剛落下。安慶晚報記者張麗在安慶市116醫院采訪時,在醫生辦公室,遇上了一位女患者。

            “小楊,你今天看上去氣色不錯啊,下次來復查一下。”醫生對這名女患者招呼說。

            “總算等到了今天了,兒子高考結束了,現在我心里輕松了。這幾年我都不敢多見他,擔心他知道我的病情。”女患者長噓了一口氣。

            這句看似簡單的對話,觸動了記者張麗的職業敏感。從醫生口中得知,女患者名叫楊春柳,4年前就在該院接受尿毒癥治療,為了不影響兒子許明(化名)的學習,一直對外隱瞞著病情,還要求醫生也為她保密。

            如果這個“隱病”故事故事是真的,那一定是個悲愴感人的故事。張麗向報社作了匯報。

            直到記者采訪兒子才知真相

            為進一步了解和核實這個“隱病”的故事,根據掌握的線索,張麗來到安慶一中,據許明的班主任儲老師介紹,許明學習刻苦,自立能力強,和同學人緣很好,是個不錯的孩子。“許明的母親的確是叫楊春柳,但是不是患有尿毒癥,學校一直也不知情。”儲老師說。

            6月8日下午,張麗找到了楊春柳位于安慶市市府街光泰新村的家。下午17時30分,剛剛參加完高考英語科目考試的許明,一出考場就趕回了很久沒回的家。一見到兒子來了,夫妻倆就問他考得怎樣,許明笑著說:“考得還好,就是數學比較難。”

            看著自信樂觀的兒子,母親還是沒有說出口。看到早已在等候的記者,從父親許全春口中得知記者前來采訪的真相,得知母親的確切病情,性格開朗的許明如同遭遇晴天霹靂,默默地將手擋住了臉,眼淚止不住潸然而下,一言不發。

            “每一個母親都會這么去想”

            “隱病”故事在安慶晚報報道后,引起了當地市民的廣泛議論。昨日,記者走進了楊春柳的家。

            說是“家”,不如說是一個簡陋的房子。沒有一件像樣的家具,一臺十幾年前買的電視機和一臺風扇,是這個家里最值錢的電器。

            “每一個做母親的當時都會那么去想。”面對記者,楊春柳說,只是自己身患的是尿毒癥,4年的隱瞞過程的確異常漫長,最好的辦法就是讓兒子少看到自己。

            為此,4年中,夫妻倆開始讓兒子多在爺爺奶奶家住。許明偶爾回一趟家,待一小會就會被父母趕回爺爺奶奶家。“因為病情不見好轉,我當時一直心里很脆弱,很想讓兒子留下來陪陪我,但我怕控制不了自己會說出來。”每次看到兒子不情愿地離開家的背影,楊春柳總是以淚洗面。   

            為了不讓孩子生疑,楊青柳還是強念著病痛和思念,每天都會打電話問問兒子學習情況,堅強地笑著,安慰兒子自己沒事,要兒子安心復習,爭取高考考出好成績。

            記者了解到,每個星期,楊青柳都要拖著疲憊的身體去醫院透析,手臂上被針扎得到處都是淤青。丈夫許全春開始每天忙著到處打工賺錢養家。

            有時楊青柳病情突然惡化,不得不住進醫院,她就對兒子說:“媽媽沒事,只是身體有點不舒服。”

            善良母親的悲情人生

            今年36歲的楊青柳,老家是在桐城市的一個偏僻農村。5歲時楊青柳就沒有了母親,父親一個人把她拉扯大,到了14歲她就綴學來到安慶燎原化工廠做檔車工。

            在安慶無依無靠的楊青柳,17歲那年就嫁給了沒有正式工作的許全春。第二年生下兒子許明后,夫妻倆就靠打零工維持家庭。

            兒子許明從小性格開朗喜愛讀書,成績在班上總是排在前列。雖然經濟條件有限,但一家人的生活卻過得有滋有味,把愛讀書的孩子培養成大學生是夫妻倆共同的生活目標。

            然而好景不長。2006年下半年,楊春柳經常感冒,最多一個月感冒達四五次。2007年4月的一天,楊青柳再一次感覺到身體不舒服,腿腳浮腫,最終被診斷患上尿毒癥。

            經過兩個月的住院治療,楊青柳開始和其他患者一樣用透析來維持生命。每個月四次透析和平時的服藥,除去醫療保險能報銷的部分,家里也要支付2500元左右的費用。本來就捉襟見肘的家庭,四年來背下了近10萬元的債務。

            兒子是重癥母親的驕傲

            楊春青柳剛剛查出尿毒癥的時候,正是兒子許明迎接中考的關鍵一年,夫妻倆商量后認為,兒子能否考上安慶一中,處于關鍵時期,千萬不能讓孩子知道病情,這樣會讓兒子擔心分神、影響學習,于是他們決定:對兒子隱瞞楊青柳患病的真相。

            2008年,爭氣的兒子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安慶一中文科實驗班。楊春青柳堅持不讓丈夫說出自己的病情,“兒子考上重點高中,就讓他集中精力學習,等高考結束再說。”

            “兒子總算沒讓我失望,分數過了一本線,考上了大學。”昨日,面對記者,身體仍顯虛弱的楊青春柳,抑制不住內心的興奮。

            在楊青柳眼中,兒子是她的驕傲。高考期間,丈夫許全春因為打工沒能送兒子到考場,7日高考首日,從位于市府路的家到考點有兩公里的路程,雖然沒有氣力,走起路來輕飄飄的,但楊青柳還是趕到安慶二中考點外等待兒子。

            “對媽媽的病情,孩子也已經有所察覺,媽媽的臉色越來越差,身體也越來越虛弱,他的日記里曾經寫到過希望媽媽的身體早點康復,只是他并不知道媽媽患的是尿毒癥。”采訪結束時,許全春說,他會努力打工,為兒子湊夠學費,希望能與妻子楊青春柳一道,送兒子上大學。

          【評論】【我要推薦】【頂部
          24小時熱點
          昨日熱點

          XX色综合